angelasyz

海上日出

老宁教我们please,读作:普栗子,石建林同学偶有一次被提问,总是读作:普雷子,老宁又教了几遍,他依旧是普雷子,老宁火了:普雷子,普雷子,大地雷,炸死你!

某天突然想起了学前班的事情,懵懵懂懂的,记得班里有个人叫郑超,是个傻子,还有个叫李超,好像也是傻子,下课了大家就拿他俩开心,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个认识,名字叫X超的人就是傻子,这种认识影响了我好几年,前几天突然回忆起那时候的事,突然笑崩了

刚刚外卖到了,外卖小哥打我电话,我听着不太熟悉的铃声后,收了外卖。我开始回想,原来已经很久没人打我电话了,而我以前的铃声,就是这首李志的曲子。正在给学生上课的我,思绪被脑海里的这首曲子带回到了20年前夏天晴朗的午后,十几岁的我矫健的上了墙头,爬上大门洞子顶上,再跨在墙头上挪动,去爬树,去劈树杈,找卷在树叶里的虫子去喂蚂蚁,看着虫蚁大战,再爬回门洞顶,躺下,在阳光与树荫间,吹着风,门洞顶是中间微微凸起的没有围栏的,我还理智的知道不要睡着,否则可能会掉下去的,绿绿的树叶像加了饱和度,家里的土房子好像是降低了饱和度,我都不在乎,我只知道,我要继续玩耍,整个下午,不用写作业,满满的都是无忧无虑!

夕阳下的恋人

太阳落山后,人也少了许多,周围越来越清净,直到剩我一个人,水喝光了,也该回家了

就试试这个全景